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结构性因素对中国长期经济增长潜力的影响
字体大小[] [] []
结构性因素对中国长期经济增长潜力的影响
——基于DSGE模型的分析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马骏 [ 2014-05-17 ] 共有0条点评

  提要:本文构建了一个新凯恩斯两部门DSGE模型,分析了劳动人口下降、环境成本上升、消费模式转型及非国有企业占GDP比重上升这四个结构性变化对中国长期经济增长的影响。根据模型模拟结果,在今后17年中(2014-2030年),我国劳动人口的萎缩会累计降低GDP 水平13.5%,环境成本上升对GDP水平的负面影响累计为4.2%,消费倾向由商品向服务的转变会累计降低GDP水平为5.1%;而改革因素(定义为非国有企业占GDP比重,从目前的70% 上升到2030年的85%)则会将GDP累计水平提升6.5%,因此部分对冲其他结构性因素对增长的负面影响。假设目前的经济增长潜力为7.5%,则上述结构性因素同时作用的结果是今后17年的年均增长会减速到6.9%。我们的结论是,只要改革力度足够,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是完全可以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的。

  本文用一个DSGE模型来分析结构性因素对中国未来长期经济增长的影响。这项研究的目的有几个: 第一,回答“中国是否将会进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即增长速度是否会很快掉到4-5%的问题。第二,量化主要的结构性变化(包括人口结构变化、环境成本的上升、从制造产业向服务业的转型等)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第三,估算改革对经济增长的提升作用。

有关结构性变化的定义和假设

  本文研究的结构性变化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根据我们的人口模型,我国劳动年龄人口顶峰已过,在未来几十年内,中国劳动力供给会出现逐步下降的局面。模型预计,至2030年,劳动年龄人口会在2013年的基础上下降10%左右。

  第二、治理环境的成本。这里我们限于讨论治理空气污染的成本。从我们的研究来看,空气污染的大部分来自于燃煤和汽车燃油,而治理空气基本上就是采用清洁能源(或将能源清洁化)的过程。从目前的污染性能源向清洁能源的转变(从煤炭转向天然气)意味着能源成本的上升。目前,常规清洁能源煤炭成本约贵30%,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预计未来清洁能源的成本将会逐渐下降。因此我们假设在今后17年中,清洁能源平均成本比常规煤炭成本约高15%。同时,根据作者对能源结构变化的研究[1],我们预计清洁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会从2014年的14%上升到2030年的43%,

  第三、消费者偏好从商品(制造业产品)转向服务。理论和实证研究都表明,当收入达到一定水平之后,消费者对商品消费的需求弹性就会下降,对服务消费的需求弹性则会上升。这种需求结构的变化会引导产业结构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但是,制造业的生产率增速通常比服务业更高,因此向服务业的转型一般伴随着经济增长的减速。根据对产业结构趋势的分析,我们假设服务业占经济的比重会在今后17年中上升约10个百分点。

  第四、经济领域的一系列改革(包括通过放松对民营和外资企业的准入限制、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放开民营银行等改革)将提高非国有企业占经济的比重。由于非国有企业相较于国有企业有更高的全要素生产率,提高非国有企业比重将提高经济增长的潜力。我们估计,从2014年到2030年,由于改革非国有企业占GDP的比重可能会从70%上升到85%左右,这个变化速度(每年的百分点变化)比过去30年的年均变化速度稍慢。

  下面,我们通过对模型的模拟,定量分析结构性变革对我国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率的长期影响。

基于DSGE模型的模拟结果

  第一,劳动年龄人口下降的影响。模拟结果表明,在未来17年内,由于劳动年龄人口下降,会将实际GDP水平累计降低13.5%;从增长率来看,平均每年拉低GDP增长率约0.8个百分点。

  第二,环境治理成本的影响。模拟结果显示,未来17年中,清洁能源占总能源消费比重的上升将累计降低GDP水平约4.2%;从增长率来看,降低年均GDP增长率约0.25个百分点。

  第三,消费倾向变化的影响。模拟结果显示,消费倾向变化会在今后17年中累计降低GDP水平约5.1%,降低年均GDP增长率约0.3个百分点。

  第四,经济改革的影响。模拟结果显示,非国有企业占GDP比重的上升,将在未来17年中累计提高GDP水平6.5%,提高年均经济增长率约0.4个百分点。

  图1显示了在假设目前经济增长潜力为7.5%的条件下,所有结构性因素(包括改革)对未来17年GDP年均增长率的影响,并特别显示了未来年均增长与不同改革力度的关系。该图的横轴代表改革的强度,0.7意味着改革没有进展(即非国有企业占GDP比重在未来17年内不变),0.85表明我们预计“最为可能”的情景(即非国有企业占GDP比重在未来17年内上升到85%),0.9则代表“激进”的情景。纵轴表示今后17年的年均经济增长率。结果显示,如果不改革,其它的结构性变化对GDP增长率的负面影响将使未来17年经济平均增速下降到6.4%。如果采取了“最为可能”的改革力度,模型预计未来17年经济平均增速为6.9%。

图1  改革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结论

  根据DSGE模型的分析显示,我们假设中国目前的增长潜力为7.5%,在不改革的情况下,多种结构性因素的变化可能使今后17年的增长潜力降到6.4%左右。但是,改革可以对冲相当部分的结构性下行压力,使得今后17年的平均增长潜力保持在6.9%左右。这表明,只要改革有足够力度,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是完全可以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的。

注:

[1]本文是马骏与洪浩合作研究的初步成果,作者在2014年5月17-18日的2014“中美欧经济学家学术交流会”上就本文做了主题演讲,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处整理,经作者审核。

[2]见马骏等,《PM2.5减排的经济政策》,中信出版社(出版中)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疫情“时差” [ 伍戈 等 ]
疫情切断中国进口供... [ 徐奇渊 ]
应对疫情经济冲击亟... [ 卢锋 ]
底线管理、短期刺激... [ 刘元春 ]
美国股市的流动性虹... [ 徐高 ]
迟来的警报与逼近的... [ 卢锋 ]
十字路口:关于疫情... [ 彭文生 ]
疫情内外 [ 伍戈 等 ]
最热文章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