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CF40月报 >3.光速三十年
字体大小[] [] []
3.光速三十年
[ 2013-11-07 ] 共有0条点评

  国内金融行业的电子化起步较晚,但追赶的路径却很清晰,其过程和脉络与全球金融电子化的主要阶段基本一致。对于国内金融电子化建设的起点说法不一,在此我仅作脉络梳理,不做定义。

  同发达国家一样,国内金融电子化的历程也是从引入电子计算机开始的。最早用于我国银行体系的计算机于半个世纪前从苏联引进。一开始,这种电磁式分析用计算机被大量用于支持银行的单项业务处理,比如集中核对联行业务等。但逐渐地,处理速度相对较慢、功能单一、操作繁琐等弊端使其无法继续适应银行业务大发展的需要。到了1974年,服役超过15年的苏式计算机被从法国引进的61/60小型计算机所取代。

  61/60小型计算机是在1974年于北京举办的法国技术展览会上进入国内银行家视野的。经过充分的调查和测试,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专家向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有关领导推荐了这种机型,认为它的性能和功能可以满足当时国内银行业务发展的需要。后经国家计委等有关主管部门的批准,留购了展览会上的60/61电子计算机。和今天动辄兆亿次运算级别的大型器相比,当时这种机型的运行内存小得可怜,仅为10K,速度也只为每秒钟5万次,但已经能满足当时的业务处理需要。尤其是它配有的卡片读入器,每分钟可读入300张。

  资料显示,法国60/61电子计算机完成一个工作日的10万笔联行业务,所需输入卡片的时间仅为111分钟,与早期的苏式电磁式分析计算机相比,时间缩短到二十分之一;所需分类时间为60~70分钟,时间也缩短到二十分之一。这意味着,只需要2名人员操作一套法国60/61电子计算机就可以完成6台分类机、6台制表机和4台总计穿孔机的全部工作量。这使全国联行业务核算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电子计算机的引进和普及为新中国的银行体系培育了良好的信息技术环境,为银行电子化建设进入工程化探索奠定了基础。

  时至60年代末70年代初,我国金融电子化开始发力。当时,发达国家金融行业的电子化建设已经遥遥领先。面对巨大的发展落差,我国金融业迎头追赶。1975年末,在北京、上海等地同时启动了“全国大中城市银行核算网试验工程”。虽然实施过程中不断呈现的技术问题使该试验工程并未取得预期效果,但一大批金融电子化专业技术人才通过宝贵的实战锤炼涌现了出来。

  70年代末进入改革开放时代,我国国民经济取得迅速发展。伴随商品流通范围不断扩大,异地结算业务也在迅速增长。在全国联行业务急剧扩张的势头面前,从法国引进的61/60计算机的性能瓶颈又开始掣肘商业银行的业务发展。1978年,人民银行总行决定从日本引进日立公司的M150系列机,并自主开发了一套联行业务处理系统,于1980年投入运行。

  在接下里的一段时间里,又一批M150机和若干台L320小型机被引进,部署于对公和储蓄两大业务系统。M150系统可以说是我国银行在当时应用最成功的金融电子化系统工程。在M150上,各个银行的不同业务部门开展了对公业务、储蓄业务、联行对账和外汇业务、信息管理等的工程试点工作。由于试点工作组织得力,采用了工程化的开发方法,并参考借鉴了发达国家金融电子化的成功经验和已有成果,试点工作在各个业务部门都取得了成功。这一工程为我国金融电子化的发展奠定了重要的技术基础,基本设定了我国金融电子化对公和储蓄两大业务的功能范围与需求。

  到了80年代中后期,国内金融体制改革已经拉开了序幕。信息化建设成了金融机构的重要竞争手段,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被投入于金融电子化工作。以中国建设银行为例,在1985年至1992年的期间里,中国建设银行开始推进柜台业务电算化。在各营业网点初步实现了计算机操作,其主要目的是将营业人员从繁杂的手工记账中解放出来,以改善工作效率,提高竞争力。这个阶段存在的问题是缺乏统一的发展规划和标准规范,各金融机构多从自身的需求出发,这给后期我国金融电子化的网络化和标准化留下了一定障碍。

  进入90年代后,金融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战略地位已经得到了重新认识,金融电子化被列为国民经济的基础性建设项目,国家计委、科委将金融电子化项目列入我国的重点科技攻关项目。金融电子化受到了普遍的重视和支持。"八五"期间全国金融系统投入的电子化资金甚至超过了100亿元。各金融机构都投入巨额资金发展自己的电子化。在这个阶段,全国金融机构的电子系统开始表现出相对清晰并且一致的发展逻辑:那就是,从下到上分级建设;整合分支机构独立、分散的业务系统;实现大范围的“总对总”。简单来说,这个过程可以分为“总分互联”(即金融机构区域间的系统互联)和“行行互联”(跨主体的系统互联)。

  为后续事业形成良好铺垫的是,管理和领导更加科学化和前瞻性。为了加强对金融电子化事业的管理,中国人民银行还成立了专门管理和领导我国金融电子化事业的机构——科技司以及随后设立的支付结算司,并做了大量的组织与管理工作,提高了金融电子化管理和决策部门的技术素质。在此基础上,制定了我国金融电子化发展的战略设想,加强了对金融电子化的理论研究,为金融电子化向网络化发展,进而实现全面电子化创造了条件。

  在这样的背景下,跨部门的协作效应出现。“八五”期间,电子部协同银行、邮电等有关部委,推出了“金卡工程”等一些“金”字工程,以加速金融电子化和国民经济信息化步伐。这些全国化、系统化的电子金融工程,极大地改善了全国的金融环境。而在此期间应运而生的中国银联,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案例:中国银联

  中国银联是见证国内金融行业和信息技术产业融合演进的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案例。它在短短时间内的加速崛起,不失为中国金融电子化进程中最生动的一个注脚。

  事起突然。2001年4月,我在招商银行常务副行长的任上,受命组建意在实现银行卡全国范围内联网通用的银行卡组织,即中国银联。

  当时的情况是,分散在18个城市的银行卡中心,虽然实现了所在城市内的银行卡跨行使用,但也暴露出了一些弊端。一是联网通用需要大量的资源投入,而金卡中心作为行政事业单位的组织形式,决定了它不可能最有效率地利用资源并通过商业模式实现良性循环;二是各地银行卡中心独立运作,互不联通,各商业银行自行发卡,互不受理,使得全国范围内的联网通用困难重重;三是各家银行在发展受理商户时无序竞争,对大商户一哄而上,互不相让,以致有些大商户的柜台上重复布放的机具多达5到8台,而许多中小商户却无人问津,银行卡全国受理网络难以形成。因此金卡工程在后期进展缓慢,有关各方面参与热情都不高。

  而从我国社会实际需要看,实现全国范围的银行卡联网通用已经迫在眉睫。放眼国际支付领域,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欧美发达股价有已经实现了信用卡跨国使用,维萨、万事达、运通等国际信用卡公司已经铺设了全球受理网络。进入二十一世纪,经济和消费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正是他们积极期待开发的下一个目标。

  因此,在时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领导征询我意见的那一刻,我已欣然领命。我脑中闪过两个念想。一方面,联网通用的命题本身就是代表未来社会信息化发展大方向的事,以金融和IT的联姻来大幅降低社会成本,这个事情完全可以做成,而且可以做得好;另一方面,要做成这样的事情必须突破现有体制、机制的局限,尽可能以商业化原则调动社会资源来满足巨大的成本投入。

  我的想法非常明确,唯有公司化方能摆脱既有机制的束缚,将这么好的一个平台运做出生命和活力。

  在这样的思路下,中国银联开始了它的追赶。

  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联网通用,使国内的银行卡实现跨行、跨地区的无障碍使用。因此,在2002年3月的中国银联成立大会上,我就明确提出:早日实现银行卡“一卡在手,走遍神州”,这也是我们的方向和目标。

  为此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当务之急是和商业银行的系统实现对接。针对当时交易系统处理能力弱、成功率低的情况,银联立项,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在2004年建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一代银行卡跨行交易清算系统,实现了全国银行卡跨行交易集中处理。跨行交易成功率由银联成立以前不到50%连续提到90%以上,对推动银行卡全国联网通用发挥了重要作用。

  实现联网通用后,接下来要解决银行受理商户不多的问题。当时全国受理银行卡的商家只有15万户,机具20多万台,银行卡年交易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仅为2%。为此,2002年底,银联设立了专司发展受理商户的银联商务公司,与商业银行一道,加大力度发展商户和布放POS机具。十年下来,如今全国受理商户已达400多万户,POS机具过千万台。银行卡交易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已达50%,赶上了发达国家的水平。

  2004年,我又提出创建银行卡自主品牌的战略主张。自此,银联开始从专事联网通用向品牌创建和运营发展。品牌化后来贯穿了中国银联后续的发展,我们建立并推广了一套较为完善的银联自主标准体系,覆盖银行卡业务、技术、风险等方面,改变了银联成立以前国内各银行采用跨国公司标准或自定标准的状况。

  2004年,我们又意识到银行卡品牌的成长潜力和受理网络全球化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提出了国际化的战略主张。第一步以港澳为突破口,第二步夯实亚太市场,第三步锲入欧美市场,最终将银联受理网络延伸到全球,基本覆盖中国人经常到访的国家和地区,成为全球最大的借记卡受理网络和全球重要的信用卡受理网络、ATM受理网络,我当时提出的“中国人走到哪里,银联卡用到哪里”的公司愿景正逐步成为现实。

  到我离开银联,也就是2007年的时候,银联的发展已经小有成绩——2007年,中国银联在境内实现银行卡跨行交易3.22万亿元,是2002年银联刚成立时候的几百倍。银联跨行交易清算系统平均每天处理的交易达到1400多万笔,金额超过100亿元。全年新增发行银联标准卡3亿张,在26个国家和地区实现了受理。而这一切,仅仅是在银联成立后最初的五年时间里实现的。

  银联的发展历程和斐然成绩,大大超越了最初设立时的目标构想,不但完成了联网通用的历史使命,也成就了一个在真正意义上国际化的中国品牌,更推动了中国金融业向电子化、网络化迈进了一大步。今天,一些高校正准备把银联的成长当作一个成功案例写进工商管理课程的教材,若干年后,当电子货币成为流通领域的主要角色,谁也不会忽略中国银联在推动中国金融电子化道路上留下的每一个足迹。

  目前银联卡的交易规模,已先后超越了日本JCB、美国运通等国际知名支付品牌,位居全球第三。银联品牌,不仅让银联员工感到自豪,也让中国人感到自豪。

  今天,电子化让全国金融系统形成一张层次分明、秩序清晰的电子生命网络。

  一方面,基础设施建设蔚然成形。自我国全面金融电子化以来,中央银行和各级金融机构花费巨大人力、财力分头建设不同层级的计算机系统和通讯网络。其中,人总行牵头投资建立了旨在运营全国电子联行业务的金融卫星通信骨干网,并组织几大商业银行与原邮电部共同投资组建中元金融数据通讯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负责金融地面骨干网建设。而商业银行投入力量,建设各行内部的局域网和内联网。这些工作,为国内的金融系统造就了一套从动脉到毛细血管的完整的循环系统。

  另一方面,作为我国金融系统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央银行的现代化支付系统为各银行和货币市场提供公共支付清算服务,是我国金融系统中不折不扣的“大动脉”和“主干道”。现代化支付系统自1996年立项施工,2002年10月8日大额实时支付系统成功投产试运行,又经过近10年的建设发展,建成了包括大额实时支付系统、银行业金融机构行内支付系统、银行卡跨行支付系统、网上支付跨行清算系统、小额批量支付系统、同城票据清算系统及境内外币支付系统等7个系统在内的完整的现代化支付系统,为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及金融市场提供了安全高效的支付清算平台。

  在此基础上,商业银行、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险企业的各级业务系统在不同层级上实现挂靠和连接,委托结算。庞大的信息流和资金流在这张庞大的电子网络上实现流动。

  新的电子金融生态,正在悄然形成。

图:i我国电子金融系统互联简图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疫情“时差” [ 伍戈 等 ]
疫情切断中国进口供... [ 徐奇渊 ]
应对疫情经济冲击亟... [ 卢锋 ]
底线管理、短期刺激... [ 刘元春 ]
美国股市的流动性虹... [ 徐高 ]
迟来的警报与逼近的... [ 卢锋 ]
十字路口:关于疫情... [ 彭文生 ]
疫情内外 [ 伍戈 等 ]
最热文章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