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宏观政策预调微调的瓶颈
字体大小[] [] []
宏观政策预调微调的瓶颈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孙明春 [ 2012-06-12 ] 共有0条点评

  近期公布的一系列宏观经济数据显著弱于预期,引起了市场对新一轮经济刺激政策的期待。笔者认为,按照目前的国内经济形势,政府尚不需要引入刺激政策,只需进一步放松金融监管方面的有关瓶颈,使贷款能从银行体系顺畅发放到急需资金的领域。如果此类瓶颈没有消除或减少,即便是国家发改委再批准一系列大型投资刺激项目,这些项目也会苦于没有信贷资金的支持而无法落实投资。

宏观政策预调微调的效果

  自去年10月底开始,中国政府对宏观调控政策及时地进行了预调微调。央行也三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总计150个基点,由此释放到银行体系的资金总量达到1.2万亿元人民币。受此影响,3个月的SHIBOR已经从去年12月初的5.6%下降到上周末的4.2%。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三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前后三周,央行却在银行间市场通过正回购的形式回收了近2000亿人民币的流动性。可见,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已经相当充裕。

  虽然货币政策已经相当灵活与宽松,银行体系的流动性也相当充裕,但银行贷款(尤其是长期贷款)却增长乏力。很多观察家认为,上述现象是因为经济实体缺乏投资需求,所以也就没了贷款需求。因此,为防止经济急剧下滑,必须出台新一轮的刺激政策,尤其是投资刺激政策。

  笔者认为,中国实体经济中并不缺乏投资需求,也不缺乏贷款需求。在房地产与基础设施领域,投资与贷款的需求依然非常强劲,很多企业与项目实际上都是嗷嗷待哺。众所周知,在基础设施领域,地方政府与铁道部有大量在建项目因缺乏资金而被迫停工或处于半停工状态。在房地产行业,我们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估测,目前全国在建未完工的房地产项目的总面积达到40亿平方米,按照2011年的年度竣工面积,大约需要4年半才能完工。也就是说,即便房地产开发商从现在开始不再开工任何新项目,只要给他们提供足够资金,他们即可在接下来的4年里持续投资。怎么能说中国经济中没有投资和贷款需求呢?

  与此同时,最近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温州的民间贷款利率虽然比去年同期及今年年初都有回落,但依然达到平均21%的高水平。如果完全市场化的民间借贷利率仍然如此之高的话,经济中怎么可能没有贷款需求呢?

  那么,如何解释货币政策宽松、银行间市场利率下降与民间借贷利率高企的矛盾呢?笔者认为,这主要是因为金融监管方面的一些瓶颈(主要是信贷的行业限制、贷存比上限、及银行资本充足率)限制了银行发放信贷的能力,影响了货币政策放松的传导机制,阻碍了流动性从银行体系流向实体经济。因此,当务之急是要对此类监管政策进行调整或通过相关金融改革与创新来应对此类挑战,使监管政策与货币政策乃至整体的宏观调控政策相协调,保证信贷供应能够及时顺畅地到达实体经济。

宏观政策预调微调的瓶颈

  一、信贷的行业限制。笔者认为,对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开发的贷款行业限制是导致当前整体贷款(尤其是长期贷款)增长乏力的最主要原因,也是导致投资增速急剧下滑的最大风险因素。

  目前,由于监管方面的指引和房地产调控的需要,商业银行对基础设施投资贷款(主要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和房地产开发贷款受到约束。这种约束要么表现为对信贷投放到有关行业的直接限制,要么通过对此类贷款赋予较高的风险系数来影响银行贷款的坏帐拨备、资本占用及账面利润,进而间接影响银行对此类贷款的意愿。

  上述限制已导致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增速急剧下滑。今年头四个月,基础设施投资的年同比增长率仅为5%,而房地产投资的年同比增长率也从去年7月的36%下降到今年4月的9%。鉴于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占到了整个固定资产投资的50%,如果这两个行业的投资增长急剧下滑,不但上下游行业都会出现需求乏力、生产下滑,而且制造业企业也不敢在这种经济形势下冒然投资。因此,即便银行愿意贷款给制造业企业去投资,这些企业却没有贷款投资的愿望。这就是为什么最近数月银行贷款中仅有30%是长期贷款。

  另一方面,虽然中小企业依然有很强的贷款需求,但银行出于控制风险的原因,却不愿或不敢贷给这些企业,导致民间借贷利率依然高企。最终,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贷款供应和需求不匹配的奇怪现象,即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项目有很大的贷款需求,银行却不能贷;中小企业有很强的贷款需求,银行却不敢贷;银行虽然愿意贷款给制造业的国企或中大型企业,但这些企业却因为对经济的信心不足而不敢借或不愿借。

  可见,放松对房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投资贷款的行业限制已成为当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政策,是当前宏观政策预调微调能否成功阻止经济急速下滑的关键。当然,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度的问题,也涉及到与房地产调控政策及中长期结构转型政策的协调问题。对此可能需要另文详细探讨。本文仅从周期性角度客观地诊断病症,而决策者对症下药时则需仔细斟酌用药的剂量。

  二,贷存比上限。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1995年通过、2003年12月修正)的规定,商业银行的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其吸收存款余额的75%。目前,很多中小型商业银行已经非常接近贷存比的上限,因此除非存款增加,否则其贷款增长空间相当有限。

  贷存比的高低,跟商业银行的融资模式有关。90年代末以前,国内金融市场不够发达,商业银行大多通过其遍布各地的分支机构来吸收存款,作为支持贷款的主要资金来源。在这种模式下,75%的贷存比上限并非一个很苛刻的约束。然而,近年来,商业银行越来越依赖批发渠道融资(如银行间拆借、发行金融债券等等),而不再是完全依赖零售渠道的存款,在这种情况下,75%的贷存比上限就显得有些过时了。很多近年新成立的地区性中小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由于没有足够的营业网点,缺乏存款基础,因此主要靠批发渠道融资。对这些银行来讲,75%的贷存比上限实在是一个很强的硬约束。

  目前实施的75%的贷存比上限,也使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失去了意义。道理很简单,目前存款准备金率大约在20%左右,这意味着商业银行最多只能把其存款的80%用于贷款。但是75%的贷存比上限却要求银行最多只能把其存款的75%用于贷款。显然,银行在贷款时面临的硬约束不是存款准备金率,而是贷存比上限。因此,即便央行把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到15%(理论上允许银行把85%的存款贷出),商业银行因为贷存比上限的原因也最多只能把存款的75%贷出。

  可见,贷存比的上限已不能适应当前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发展,也影响了货币政策的有效传导,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实行贷存比上限,是为了防止银行过度放贷,控制银行体系风险。但国际上并没有一个统一的上限标准。大多数国家的监管部门都密切关注商业银行的贷存比,但没有规定明确的上限。在许多国家,商业银行行业贷存比的平均值都在90%甚至100%以上,中国低于75%的贷存比的确偏低。

  笔者认为,从根本上讲,应该取消或修改对贷存比上限的硬性规定(例如调高贷存比上限到85%或100%)。但与此同时,监管者应该密切关注商业银行的贷存比情况,根据每个银行的具体情况在必要时提出警告或建议。然而,上述建议涉及到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短期内很难完成。为解燃眉之急,可考虑在当前的监管框架下,适当扩大银行存款的定义范围,把银行同业存款计入贷存比的存款计算范围内,从而缓解中小银行和外资银行所面临的困境。

  三、资本充足率。当前银行贷款增长的另一个瓶颈是资本充足率的约束。由于银行贷款在过去五年年均增长21%,中国商业银行的贷款余额已从2006年的23万亿上升到2011年的55万亿,增长超过一倍。迅速膨胀的贷款资产给银行带来了巨大的资本充足率压力,严重影响了银行进一步放贷的能力。很多银行不得不通过频繁的再融资活动来补充资本金,以提高其贷款能力。

  然而,在当前资本市场依然比较脆弱的形势下,银行再融资的能力也非常有限。因此必须另辟蹊迳。贷款资产证券化其实是一个选择。

  贷款资产证券化是发达经济体中商业银行的普遍做法。在这一过程中,银行发放贷款(如按揭贷款、信用卡贷款)后,再将其打包证券化,然后把此类有贷款资产作支持的证券出售给潜在买家(如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由于证券化的贷款脱离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成为购买者的资产,这就降低了银行的资本需求。

  贷款资产证券化实际上实现了商业银行与保险公司(或退休金基金)之间在贷款的发放与持有之间的分工协作,还有助于解决这些金融机构所面临的期限错配的问题,是一个双赢的合作。

  鉴于这些益处,中国监管机构已将证券化重新提上议程。最近,有关部门已下发了2012年银行资产证券化的试点文件,全年试点规模约500亿元人民币,被证券化的贷款包括国家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贷款、中小企业贷款、经清理合规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等。虽然500亿元的试点规模相对于商业银行近60万亿元的贷款余额来讲微乎其微,对于解决当前的信贷增长瓶颈也如杯水车薪,但毕竟是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一旦未来推广,资产证券化将大大缓解商业银行所面临的资本充足率的压力。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疫情“时差” [ 伍戈 等 ]
疫情切断中国进口供... [ 徐奇渊 ]
应对疫情经济冲击亟... [ 卢锋 ]
底线管理、短期刺激... [ 刘元春 ]
美国股市的流动性虹... [ 徐高 ]
迟来的警报与逼近的... [ 卢锋 ]
十字路口:关于疫情... [ 彭文生 ]
疫情内外 [ 伍戈 等 ]
最热文章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