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银行业同质性度量及其对金融稳定影响
字体大小[] [] []
银行业同质性度量及其对金融稳定影响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刘春航 [ 2011-12-14 ] 共有0条点评

  摘要:本文借鉴生态学中对于同质性及多样化的分析研究,提出银行体系同质性的描述和度量方式,探讨造成银行体系同质性的内生性原因,讨论银行体系同质性对金融稳定的影响,并从实证分析的角度给出刻画中国银行业同质性的指标及其描述方法。

  关键字:同质性;多样化

  “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中”这一投资学的金律,在次贷危机中似乎已经演变成为,“篮子越多越脆弱,摔碎的鸡蛋也越多”,其本质原因是每个篮子的同质性严重,且在向质量越来越差的方向发展。更为严重的是,其中任何一个篮子质量的恶化会传染给其他的篮子,且篮子越大传染的速度越快、效果越明显。

  “分散-安全”原理的实现基于多样化的前提假设,在一个金融系统中,异质性和多样化既是保证市场交投活跃的关键,更是控制市场波动性的有效途径。在一个完全同质性的市场中,不仅交易无法进行,“羊群效应”也将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这必将会导致市场走向崩溃。次贷危机中,金融机构之间、特别是银行之间、市场参与者之间都表现出了较高的同质性特征,这些同质性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体系走向恶化的速度,特别体现在系统流动性风险的瞬间消失中。[1]因此,如何定义和度量金融体系、特别是银行体系的同质性,并分析同质性与银行业稳定的关系是实现金融稳定中所面临的必要而又现实的课题。特别地,这对于高度同质性中国银行业来说具有更加深远和重要的意义。

一、文献综述

  虽然同质性(Homogeneity)这一术语对于银行实业界来说并不是个新鲜词,但是对于同质性的判断多停留在直观感受或定性判断上,目前关于同质性的理论研究,在物理学、化学、生物学、信息技术学、生态学和数学中均有所涉及,但在金融学中还未有过系统性的理论框架,也较少见到对此进行深入探索和研究的文献。

  Persaud(2000)认为,要保证一个市场的流动性和稳健性,仅仅具有较大的市场规模是不够的,更为基础的要求在于市场参与者应有异质化的目标和方法,同时市场参与者对市场相对稳定的期望[2]。Alexander和Eatwell等(2007)将同质性引入金融业,他认为市场自由化和国际化加剧了金融市场中的同质化,而引起同质性的因素有很多,市场投资者和参与者相同的目标和风险偏好、投资者获取信息的能力和途径、混业经营的业务模式、高度同质化的模型运用、基于资产证券化的信用风险转移、以及信息和监管同质化等都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金融体系的同质性[3]。Wagner(2008)通过模型验证了同质性对金融体系稳定的影响,指出最优的监管选择并不能缓解同质性的现象,然而作者认为对于同质性对金融体系可能带来的好处也不能忽视,例如同质性减少了机构之间风险互担的必要性,从而降低了机构的外部性,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金融体系的整体稳定[4]。

  目前国内关于银行业同质性的研究基本上仍旧停留在定性分析阶段,现有文献基本上有如下三个着力点,一是实现对中国银行业同质性的定性描述,这里学者们几乎达成了较为一致的观点,即中国银行业的同质性较高(王菁,2009[5];李岳,2010[6]);二是从中小银行的角度出发,分析如何避免同质性实现差异化发展(黄飞鸣等,2009[7]);三是从银行业持续稳定发展的角度探讨如何对待银行业的同质性现状(魏革军,2011[8])。不难发现,在目前国内的研究中,银行业同质性尚未形成一个严格的学术概念,运用指标对其进行度量和分析的方法还没有涉及。

二、银行业同质性的定义及描述

  同质性和异质化所关注的是物质的统一性问题,如果构成某一物质或系统的成分和特征是相同的,那么定义这一物质或系统具有同质性,反之,如果其组成成分或特征缺少这种一致性,则认为这一物质或系统具有异质性。同质性和异质性的概念适用于拥有各种复杂程度的组合,从原子到生物群,到银河系均可以通过这个概念来衡量。因此,在进行同质性和异质性分析时,可能会出现在一个较大的范围内具有同质性,但是具体到某一小范围中具有异质性的情况。在物理学、化学和数学等基础学科中,同质性多从微观粒子的角度或抽象的变量分析角度展开,与金融学中同质性定义的角度较为类似的是生态学和生物学中的同质性概念。

  (一)生态系统与金融体系

  生态系统能为人类提供多样的产品和服务,其中除提供食物、药品、建筑材料及遗传资源等产品外,更为重要的是调节气候、维持大气组成的稳定、土壤的形成与维持、废弃物扩散、害虫控制、物质循环等作用,这些作用构建了整个地球的生命支持系统。与生态系统类似的,金融体系也为经济系统和投资者提供了产品和服务,这不仅包括提供股票、期货、期权、保单等金融产品,还包括运用货币交易手段融通有价物品,向金融活动参与者和顾客提供的共同受益、获得满足的金融服务等。金融体系已经成为现代经济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然而,生态系统的功能最终总是通过物种来实现的,所以生态系统中多样性的状况直接影响其功能(Jermy和Stork,1995)。与之类似的,金融体系的功能最终需要依靠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来实现,因此,银行的异质性或同质性状况将直接影响金融体系功能的发挥,这不仅包括金融体系的效率发挥,同样也将对金融体系的稳定性产生影响。

  (二)生态学中的同质性定义

  McKinney和Lockwood(1999)、Rahe(2002)是较早对生物同质性进行定义的学者,但这两种定义都只强调了同质性形成的过程,而不是过程形成的格局。Olden和Rooney(2006)则从最终的格局进行了定义,认为生物同质性是生物区在各个层次上,包括基因、物种组成和功能等多个方面丧失独特性的生态过程,应该包括遗传同质性、种类组成同质性和功能同质性三个方面,是指特定时间段内两个或多个生物区在生物组成和功能上的趋同化过程。

  然而,对于生物同质性的研究和讨论是近年来刚刚兴起的,而且不难从其定义中发现其对同质性的判断更多的集中在不同地域之间。相关的研究更多集中在对生物多样性(biological diversity)的讨论中,本文的讨论也将大部分基于生物多样性的研究成果。早在1943年,Fisher和Williams就在研究昆虫物种时就提出了生物多样性的概念,但是直到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上《生物多样性公约》的正式签署,生物多样性的话题才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会议上对于生物多样性的定义为“所有来源的活的生物体中的变异性,这些来源包括陆地、海洋和其他水生生态系统及其所构成的生态综合体,这包括种内、物种之间和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多样性,亦可以看作是异质性,是同质性的对立面。

  (三)银行业同质性的定义及描述

  类比生态学中对于同质性和多样性的定义,我们给出银行业同质性的定义是指商业银行在经营理念、发展策略、市场定位、经营方式和金融产品的性质、功能和种类等方面具有高度的无差异性。类似生物同质化在遗传同质性、种类组成同质性和功能同质性三个方面的划分,银行业的同质性也可以划分为如下三个方面:银行个体状况的同质性、行为和决策的同质性以及功能的同质性。

  第一,银行微观个体状况的同质性层面,主要表现为资产负债结构的同质性和公司治理的同质性。类似于生态学中的遗传同质性,指种内或同一物种不同种群间基因库相似性的提高。体现在银行业同质性上,该层面是其最基本的层面,也是造成另外两个层面同质性的主要原因之一。其中,资产负债结构的同质性也可以视为业务和盈利模式的同质性,主要表现为资产项下的各项目组成与占比、负债项下的各项目组成与占比、资产与负债的期限匹配状况这三个方面。公司治理的同质性则主要体现为公司治理模式的同质性。

  资产负债结构的同质性在发展尚不成熟的银行体系中表现较为明显,特别是体现在利率管制的市场中。由于高利差的存在,银行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传统的存贷款业务作为主营业务,而由于银行规模效应和大而不倒等激励机制的存在,不论是中小银行还是大银行都存在着过分追求存贷款和机构扩张的现象。在较为成熟的发达国家的银行体系中同样存在着资产负债结构的同质性问题,虽然可能其对于传统存贷款业务的占比等指标不再具有同质性,但是从历史上看具有高利润率的资产占比具有相当高的同质性,而对于资本相对于资产的高杠杆率等指标的同质化程度也非常高。

  第二,银行行为和决策的同质性层面,主要包括价格行为的同质性、营销行为的同质性、并购行为的同质性、投资行为的同质性和风险管理的同质性这五大方面。生态学中的种类组成同质化,是指由于遗传同质化导致的生态系统中物种库组成的同质性。类似地,银行在资产负债结构和公司治理方面的同质性,加之银行面临的经营环境,共同导致了其行为和决策的同质性。

  其中,价格行为的同质性主要考察的是银行在定价模型的选择和定价方式的确定中的一致性,营销行为的同质性包括营销对象、营销区域和营销策略的同质性,并购行为的同质性包括并购动机、并购模式及并购效果的同质性。在投资行为的同质性方面,银行的投资与其他投资主体的投资行为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投资对象、投资收益、投资期限等要素均是在银行投资行为同质性的讨论中应关注的内容。

  考虑到风险管理对于银行的特殊地位,对风险管理行为的同质性考察具有一定的复杂度。从风险管理的制度架构、组织框架、风险管理流程,到各类风险的管理现状,包括数据基础、模型建设和IT基础等都是同质性可以考查的内容,而这些因素中任何一个角度的同质性都有可能在危机到来时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第三,银行功能的同质性层面,包括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同质性。与生态学中的功能同质化相同,功能同质性是同质化的最终体现。可以说,功能的同质性是直接由银行行为和决策的同质性所导致的,信息时代中高速发展的IT技术也使得银行功能的同质化更加突出。主要表现在产品类型的同质性,产品功能的同质性,尤其是创新产品的同质性、服务对象以及服务区域的同质性。

  这里勾勒的银行业同质性全景图是繁复且相互关联的,例如银行产品的同质性导致了资产负债结构的同质性,而资产负债结构的同质性又导致了银行行为的同质性。在分析具体问题时,我们并不需要对每一种同质性面面俱到,可以选择其中某一具有代表性的同质性作为该层面的替代性指标。

三、银行业同质性的成因及内在驱动

  在造成生物同质性驱动因素的讨论中,生态学家一般从外来物种入侵与本土物种消亡、环境退化与城市化等人为因素这三个角度进行探讨。与之类似的,在对引起银行业同质性因素的探讨中,我们也分别从微观银行个体自身、银行体系整体状况和银行外部环境因素这三个角度进行分析。

  (一)利润最大化与同质性

  对于银行的微观个体来说,理性的决策者都会以利润最大化作为其根本经营目标。特别是在目前的激励机制下,更多的理性决策者都会选择以短期的利润最大化作为其主要目标。而由此带来的后果之一便是各微观机构之间的高度同质化。

  其一,对利润的追求体现在经营模式的选择上。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西方经济体中的银行业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仅靠传统业务的盈利模式不足以满足股东的盈利需求,于是他们不得不将业务拓展到利润回报较高的证券、基金和衍生品业务上。这使得银行纷纷从传统的储蓄机构拓展为商业银行,到投资银行、对冲基金等影子银行体系,显示出了在经营模式上的同质化。

  其二,对利润的追求体现在投资和风险偏好上。在经济状况好时,基于对利润的追求和贪婪的心理,银行均选择投资在从历史看表现较好的资产上,造成了投资标的和行为的同质化。可以说,在信贷繁荣时期,金融机构近似是克隆的。而这种克隆就造成了大量的货币集中投向部分资产,这必将导致资产价格的泡沫。进而在经济状况较差的过程中,银行又选择了集体抛售资产,泡沫破灭。

  此外,在利润最大化目标的驱动下,融资渠道的单一化选择以及较高的杠杆率共同加剧了市场中机构的同质性行为。出于低成本的需求,金融机构往往大量依赖短期批发融资,此时市场的相互关联性和系统脆弱性上升很快。在危机中,当现金流不足时,这些依赖短期借贷而购买的资产不得不在第一时间出售,且持有者的杠杆率越高,其出售的迫切性就越强。

  (二)个体风险规避行为与系统同质性

  银行微观个体的风险规避行为,即对于多样化经营的追求,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系统的同质性。资产证券化的发展,为银行信用风险的转移打造了新的平台,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风险。银行在运用资产证券化实现多样化和风险规避的同时,加剧了系统的同质性。

  其一,全球范围内大量金融机构为实现风险的规避,所选择的相似的风险分散模式正使全球金融体系变得更加脆弱,因为这导致所有的机构都面对同类的风险,这种风险的同质性将导致金融市场一旦出现风吹草动,这些金融机构很可能采取同质性的行为,从而导致市场信心的快速崩溃。

  事实上,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和市场风险各自具有不同的风险特征、度量模型和对冲方式。如果市场参与者可以针对每种风险的特点对其进行有效对冲,那么市场应该是安全和稳健的。但是,如果采用资产证券化的方式,拥有信用风险的银行将信用风险打包卖给别人,而购买了他们无力对冲的流动性风险;与此同时,保险公司出售了流动性风险,却购买了没有足够能力吸收的信用风险,这种对各种风险一视同仁的态度无疑将增加金融体系内部的同质性。

  其二,资产证券化并不能实现风险的消除,而仅能实现风险的转移。然而,在风险的多次打包和循环中,系统中的杠杆率成几何倍数增加了,资产负债结构的同质性增大。当经济出现波动时,这种同质性带来的链式反应将足以导致系统性风险的爆发。

  此外,作为金融服务中介,信息不对称性是其具有的基本特性,而这种信息不对称性的存在为“羊群效应”的蔓延提供了沃土,“羊群效应”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系统中可能存在的同质性。这种羊群效应的大小不仅与投资者获取信息的能力和途径相关,同时还与市场中投资者的信心密切相关。

  (三)外部环境与同质性

  正如在生态系统中,人类的城市化行为对生物同质性造成了驱动性的影响,银行经营所面临的外部环境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银行的同质性。这些外部环境大多是由人为因素和历史累积形成的,不仅包括银行体系的历史沿革、银行体系面临的法律环境、监管环境,还包括其面临的市场环境和投资者素质等。

  第一,银行体系的历史沿革和形成背景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同质性程度。从中国的银行业来看,改革开放后我国银行业经历了从“大一统”的银行体制到“二元”的银行体制再到当前多种金融机构并存的发展历程,其市场结构也从五大国有商业银行的高度垄断向五大行资产占比不断下降、竞争性有所提高的情况逐渐转变,这在一定程度上就造成了中小型金融机构盲目追随大型金融机构的现状。另一方面,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即使在上市之后也很难在短期内彻底摆脱原有的文化、风险管理和绩效评价体系,难以主动高效地通过金融工具、金融服务方式的创新,确立自身独特的竞争优势,从而造成了经营的同质性状况。

  第二,银行体系的法律环境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银行在行为上的趋同。若干法律法规的颁布可能在出台之初能解决当时金融体系所面临的问题,但是在金融创新的不断发展中,可能会不断面临挑战,甚至会带来金融机构行为上的同质性。就美国金融体系的变革来说,1933年美国通过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对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和保险公司实施了分业经营和分业监管,保证了传统银行业与高风险的证券业之间的风险隔离。然而,1999年美国国会通过的《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正式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废除,极大地放宽了银行、保险和证券业的经营权限,允许银行或银行控股公司出售任何金融产品和服务,此后随着监管的进一步自由化,各国金融机构纷纷放弃原来的分业经营,向银行、证券基金和保险共同融合的综合化经营方向发展。以这两个法案为时间标志的美国银行体系就分别在不同时期表现出了分业和混业的同质性行为。

  第三,金融机构的监管环境客观上限定了金融业务的无序发展。各家金融机构在相同的金融管制框架内,面临着不可控的外部经营环境,从而可能被动地选择了同质性的道路。利率管制和资本管制就是金融管制下银行体系同质性较高的主要表现。例如在利率管制的情况下,银行体系面临利差固定的现状,银行缺乏利率定价权,也就失去了开发与利率相关金融创新产品的动力,从而被动选择了依赖高利差的传统借贷业务,导致整体银行业的业务结构单一。此外,金融监管中风险度量模型及其参数选择的趋同、监管指标的一致性、信息披露要求的趋同等也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加剧银行的同质性。事实上,监管环境所导致的同质性更多地是微观审慎监管与宏观审慎监管尚未实现有效协调的一种体现。

  第四,金融机构的市场环境也在影响着金融创新的质量和异质化发展的动力。金融市场的健康状况是金融创新的生态环境,生态环境的健康与否直接导致金融创新的动力是否充足。在金融市场中,信用是市场经济健康运行的基石,也是创新的重要基础之一。若金融市场中的信用缺失普遍存在,信用关系基础脆弱,就会导致金融创新缺乏动力。此外,投资者素质也左右着金融机构,特别是上市金融机构的发展路径和业务选择,如果投资者过于关注规模和短期效益,决策者将很难从长期利益的角度尝试异质化发展。

四、银行业同质性的度量

  (一)银行业同质性的度量方法

  在目前现有的金融学文献中,还很少见到对同质性度量方法的描述,因此这里我们仍旧借鉴生态学中对多样化的度量方法来衡量银行业的异质化或同质化情况。在生态学的研究中,不论是对多样性指数还是对均匀度的度量,都依托于抽样的结果,因为研究人员无法得到穷尽的生物数量的数据,但是在金融学的研究中,由于这种抽样带来的误差就可以完全避免。

  1. Alpha多样性指数

  物种丰富度即物种的数目,是最传统的物种多样性的测度方法,最简单的一种丰富度指数即为物种的数目/所有物种的个体数。但是丰富度并不足以测度出一个系统中的同质化状况。在生态多样化的研究中,Alpha多样性指数(diversity index)是标志生态系统特征的重要指标,能够反映生态系统的结构、演替和稳定程度等。主要的测定方法有:

  Simpson多样性指数: 
 
  Shannon一Wiener多样性指数:

  Gini多样性指数:

  McIntosh多样性指数:

  生态优势度:

  多样性奇数测度:

  Brillouin指数:

  其中 为所有中的个体总数, 为物种个数, 为第 个物种的个体数,

  如果将生态系统中不同的物种看成是金融体系中的不同类金融机构,或者是银行体系中的不同类别银行,那么上述对于生态系统中多样化的度量便可以直接转变为对金融体系或银行体系多样化的度量。此时,度量的多样化对象随着物种定义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例如,可将美国银行体系看作是整个系统,而其中的物种包括不同规模的银行,假设分为大、中、小型银行三类,那么上述指标便可以实现对美国银行体系针对市场规模多样化的判断。若将其中的物种看作是不同类型的银行,假设包括传统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对冲基金和综合性银行,则上述指标体现的就是美国银行体系针对银行类别多样化的判断。同时,对于该生态系统的选择也是灵活多样的,可以大至全球金融体系,也可以小至某个银行内部。

  2. Beta多样性指数

  与Alpha多样性指数针对某一生态环境内部同质化进行度量的角度不同,Beta多样性定义为沿着环境梯度的变化物种替代的程度,反映的是不同生态环境间物种组成的差异。Beta多样性与alpha多样性构成总体多样性(overall diversity)或一定地段的生物异质性。

  (1)属性数据的Beta多样性测度

  Whittaker指数:

  Routkedge指数:

  Wilson和Shmida指数:

  Cody指数:

  其中SS为两样地中记录的物种总数,ma为两样地的物种平均数,r为分布重叠的物种对数,因此r=2ma-SS,g(H)和l(H)是沿着生境梯度增加和失去的物种数目。

  (2)数量数据的Beta多样性测度

  Bray-Curtis指数: 

  其中 为样地A的物种数目, 为样地B的物种数目; 为样地A( )和样地B( )共有种中个体数目较小者之和,即

  Morisita-Horn指数:

  式中 为样地A和样地B中第 种的个体数目;  。

  (3)相似性系数

  Jaccard指数: 

  Sorenson指数:

  式中j为两个样地共有物种数,a和b分别为样地A和样地B的物种数。

  同样的,若对于生态系统和物种进行不同的假设,则我们可以将该生态学中对于不同生态环境间物种多样化的判断运用到金融体系中来。对于Beta指标来说,更多地可以用于度量两个国家的银行业之间关于某一指标(例如银行类型、银行规模等)同质化程度的差异。如果将生态系统缩小一些,Beta多样性指标还可以用于一个国家中的某几个地区之间银行业同质化状况的比较、一个地区中某几个银行同质化状况的比较,或者是一个银行中某几个支行同质化状况的判断。

  (二)同质性度量的指标选择及合成

  目前,对银行业同质性的衡量在理论和实践上均无成熟经验。商业银行的同质性既包括其商业模式的同质性,也包括内部管理的同质性。实际上,与欧美银行业相比,中资银行业务复杂性和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相对有限,总体上呈现出以存贷款等传统商业银行业务为主、业务种类追求大而全的同质化现象。从分析银行系统性风险的角度出发,我们应重点关注银行在核心业务、盈利结构等方面的同质化程度。

  在同质性指标的选取上,应充分考虑我国银行业发展阶段及其与银行系统性风险的契合度,同时应满足指标之间的相互独立。为此,从我国商业银行的经营范围、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入手,结合数据的可获得性,选取资产、负债结构和盈利结构三方面、共五项具有代表性的指标:

  盈利结构(I):非利息净收入/营业净收入。该指标反映银行中间业务的拓展力度和对存贷款利差收入的依赖程度。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对存贷利差过分依赖的银行往往面临盈利快速下降的风险。

  资产结构(A):住房按揭贷款/各项贷款,房地产开发贷款/各项贷款,固定资产投资类贷款(铁路、公路和基础建设贷款+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各项贷款。该系列指标反映银行贷款投向具有较高系统性风险的行业或产品的情况。我国经济运行中,房地产市场、大型基建项目及地方政府债务为主要的不稳定因素,对银行体系形成系统性的信用风险。

  负债结构(D):批发式融资(同业存放+同业拆入+卖出回购+债券发行)/总负债。该指标反映银行对稳定性相对较差的批发式融资的依赖程度。金融危机发生时,少数银行的经营恶化往往扩散为整个体系的流动性危机,导致系统性风险的螺旋式上升。

  分别对上述五个指标按照上述生态多样性指标的计算方法进行测算,并构建同质性的合成指标如下:

                     (1)

  其中 表示盈利结构指标的多样性指数, 分别表示资产结构中三个指标的多样性指数, 表示负债结构指标的多样性指数,其中可以选择的分类方法较多,如根据历史数据进行等差别划分。 分别表示上述五个指标在构建同质性指数时的权重,满足 ,若选择等权重的方法,则同质性指标可以具体为:

                      (2)

五、银行业同质性与金融稳定

  危机爆发之后,出现了不少关于金融机构同质性与金融稳定性之间相关关系的讨论,不过由于金融机构同质性度量手段的缺乏,研究仅仅停留在研究学者的经验判断层面,且这种经验判断主要基于对竞争与稳定之间经验关系的把握。大部分学者指出,高度同质性的现象是缺乏竞争的表现,或者说是一种“低水平的恶性竞争”,而真正意义上的竞争的缺乏将导致金融体系的不稳定,因此同质性将带来不稳定的因素。然而,在对竞争与金融稳定的文献回顾中,我们发现对于竞争与金融稳定的关系,学者们也并未达成一致。因此,我们仍旧有必要从生态学的实证分析和理论判断中寻找证据。

  (一)经济学家对于同质性与稳定性的初步判断

  Avinash Persaud(2000,2001)认为,要保证一个市场的流动性和稳健性,仅仅具有较大的市场规模是不够的,还应保证市场的参与者具有异质化的目标和方法,同时对市场持有维持稳定性的期望。《The Warwick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form: In Praise of Unlevel Playing Fields》指出一个能够稳健应对冲击的金融系统应该是多样化的。Beros和Phil(2011)认为,之所以要开展宏观审慎监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由于系统的同质性行为给市场带来的不稳定因素。这一观点也代表了大部分学者在讨论宏观审慎监管中对于同质化与金融稳定相关性的判断。

  (二)借鉴生态学家对于同质性与稳定性的判断

  生态学家对多样性与稳定性的研究基本得到了较为一致的结果,即系统的稳定性随着物种多样性的增加而增加。Mac Arther(1955)和Elton(1958)分别认为稳定性随物种数增加而加强,Peet(1974)的研究发现生态系统的抗性和弹性随物种多样性的增高而增强。Frank和McNaughton(1991)对1988年黄石公园植物群落的研究表明,物种组成的稳定性随多样性的增高而加强,同时还强调了格局多样性对生态系统稳定性的作用。随后,又有许多学者的研究(McNaughton,1977;Frank和McNaughton,1991;Ewel等,1991;Tilman等,1994;Baskin,1995)均证实了这一观点。Worm等(2006)指出,在相对多样化的生态系统中,鱼群灭绝的比例仅为10%,而在较为单一的生态系统中,鱼群灭绝的比例高达60%。

  此外,生态学家们还提出了一些有关生物多样性如何影响生态系统的过程与功能的假说,主要有以下三种:

  第一,铆钉假说(rivet hypothesis):Ehrlich和Ehrlich(1981)将一个生态系统中的物种比作一架飞机上的铆钉,每个物种对生态系统的功能均有贡献,物种(铆钉)的丢失超过一定的限度将导致系统突然的灾难性的崩溃。在银行体系中,可以理解为少量异质性的减少并不会影响银行体系为经济整体提供金融服务的能力。

  第二,冗余种假说(redundancy hypothesis):该假说(Walker,1992;Lawton和Brown,1993)认为生态系统中的物种可被划归不同的“功能群”(functional group),只需要一个最小的多样性来维持生态系统的功能。即指在银行体系中,并不需要每个银行都有其不同的特色,仅需要若干类别的银行分别提供不同功能的服务,保证一定程度的异质性即可。

  第三,特异性假说(idiosyncratic hypothesis):Lawton(1994)认为生态系统的功能随多样性的改变而改变,因为单个物种的地位是复杂和变化的,所以这种改变的程度和方向均是不可预测的。这一假说意味着,银行体系中某一银行或某一类银行的变化将可能影响整个银行体系提供金融服务的功能。

  因此,金融机构同质性的结果,就像生态系统一样,一旦失去了多样化,便降低了对疾病和自然灾害的抵御能力。当环境恶化时,同质性的金融体系具有较高的崩溃概率。

六、结论及政策建议

  通过与生态系统及其系统中物种的类比,我们得到了金融机构的同质性不利于金融稳定,银行机构之间的同质性不利于银行体系稳定的结论。因此,从金融稳定的角度出发,我们应在实现了同质性准确度量的基础上,从引起同质性的三大驱动因素入手展开监管:引导不同的银行制定不同的发展战略,不要一味追求资产规模,而是根据自身的特征和经营目标选择不同的风险偏好,更加关注银行的中长期的盈利能力;防止由于单体规避风险或转移风险而造成的系统性风险积聚的情况,特别是伴随着金融创新工具的不断推出,金融交易复杂性和关联性的不断提高,警惕由于机构的同质性行为加剧的系统性风险;同时对不同的银行实施差别化监管,积极鼓励银行有序开展金融创新,在活跃金融市场的同时分散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

(作者:刘春航  苗雨峰  朱元倩)

参考文献:

[1]刘春航. 金融体系脆弱性评估:BLISHER框架的构建与应用[J]. 比较, 2011(2)

[2]Persaud, A., 2000. Sending the herd off the cliff edge: the dangerous interaction between modern risk management practices and investor behavior[R]. First Prize, Jacques de Larosiere Awards in Global Financ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Washington.

[3]Alexander, K., Eatwell J. and etc, 2007. Financial Supervision and Crisis Management in the EU[R]. IP/A/ECON/ST/2007-26

[4]Wagner W., 2008. The Homogenization of the Financial System and Financial Crises[J]. Journal of Financial Intermediation, Vol. 17, No. 3:330-356.

[5]王菁. 我国商业银行的同质化表现[J]. 经济研究参考, 2009年第48期

[6]李岳. 中美银行业同质化与差异化的比较分析[J]. 经济研究参考, 2010年第17期

[7]黄飞鸣,张忠耀.基于差异化的银行业归核化战略[J]. 河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9年2月

[8]魏革军. 中小银行发展应避免同质化[J]. 中国金融, 2011年第8期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疫情“时差” [ 伍戈 等 ]
疫情切断中国进口供... [ 徐奇渊 ]
应对疫情经济冲击亟... [ 卢锋 ]
底线管理、短期刺激... [ 刘元春 ]
美国股市的流动性虹... [ 徐高 ]
迟来的警报与逼近的... [ 卢锋 ]
十字路口:关于疫情... [ 彭文生 ]
疫情内外 [ 伍戈 等 ]
最热文章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