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通胀:成因及对策
徐忠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 2011-07-19 ]

  摘要:我国较快的工资上涨与全球经济缓慢的复苏或许代表了全球经济结构调整的大趋势。我们通过对5省588家制造企业的抽样调查发现,自2011年以来较为普遍的工资上涨呈现中西部地区涨幅略快于沿海地区的特点,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制造业工人对休闲的需求提高。工资通胀无疑将推升CPI,但其传递效应如何取决于企业提高劳动生产率的能力。工资上涨的趋势如果持续下去,中国将进入新一轮机械化的浪潮,宏观政策调控将需要适应相对较高的通货膨胀这一结构性特点,消费和服务业发展将成为中国经济主要的增长点。

  全球经济仍然处于金融危机之后缓慢且不稳定的复苏阶段,中国却出现了较快的工资上涨。这一慢一快或许代表了全球经济结构调整的大趋势。理解中国工资通胀的成因,将有助于我们把握危机之后未来全球经济的“新常态”,掌握政策和市场走向的主动权。通过抽样调查,我们发现,自去年以来,全国出现了较为普遍的工资上涨,中西部地区的工资上涨甚至略快于沿海地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制造业工人对休闲的需求提高。这一趋势如果持续下去,中国将进入新一轮机械化的浪潮,宏观政策调控将需要适应相对较高的通货膨胀这一结构性特点,消费和服务业发展将成为中国经济主要的增长点。

一、样本企业概况

  2011年1-2月,我们对江苏、广东、湖北、吉林和四川5省588个制造业企业进行了抽样调查,重点考察工资上涨的成因、企业的应对策略及其结构性涵义,为评估和制定宏观经济政策提供参考。本次抽样调查根据每省经济发展水平抽样了发达、中等和欠发达地区,并根据当地的经济结构选取了不同行业、所有制和规模的样本企业(表1)。样本企业中,中型企业占48.3%,小企业占比为39.6%,外资和私营企业占比接近70%。同时,样本企业中52%有出口业务,其余为非出口企业。

表1 样本企业分布

 

江苏

广东

吉林

湖北

四川

总计

占比

总计

105

150

119

107

107

588

 

 

 

 

 

 

 

 

 

行业

 

 

 

 

 

 

 

纺织服装

22

23

10

17

8

80

13.6%

电子轻工

14

18

2

12

8

54

9.2%

机械设备

27

15

20

28

19

109

18.5%

化工

16

19

10

21

17

83

14.1%

能源、材料

3

5

8

8

11

35

6.0%

其他

23

70

69

21

44

227

38.6%

规模

 

 

 

 

 

 

 

大型

11

13

14

18

15

71

12.1%

中型

67

69

46

46

56

284

48.3%

小型

27

68

59

43

36

233

39.6%

所有制

 

 

 

 

 

 

 

国有

16

9

25

25

24

99

16.8%

外资

36

65

10

12

11

134

22.8%

私营

42

58

67

53

56

276

46.9%

其他

11

18

17

17

16

79

13.4%

注:大型企业为销售收入大于30000万元,或资产高于40000万元,或人数超过2000的企业,小型企业为销售收入低于3000万元,或,资产低于4000万元, 或人数少于300的企业,,划分标准为国家统计局《关于印发中小企业标准暂行规定的通知》(2003年143号)。

二、制造业人工成本明显上升

  近年来,企业人工成本的上升快于原材料成本的上升。调查数据显示,原材料在总成本总占比最高,2010年超过了62%,其余依次是销售、人工和财务成本,占比分别超过13%、12%和4.5%(表2)。原材料和人工成本在2008-2010年间呈不断上升趋势,原材料成本占比从2009年的63.1%升至2010年的64%,人工成本占比升幅略快于原材料成本占比,从11.1%逐年上升至12.3%。与此同时,企业销售和财务成本稳中趋降。

表2  样本企业成本结构,2008-2010年  

 

总计

纺织服装

电子轻工

机械设备

化工

能源材料

其他

原材料

 

 

 

 

 

 

 

2008

63.1%

62.3%

66.8%

62.6%

68.4%

54.3%

62.1%

2009

63.0%

62.1%

65.7%

62.8%

68.7%

54.8%

61.9%

2010

64.0%

66.0%

64.4%

70.2%

57.1%

62.4%

66.0%

销售

 

 

 

 

 

 

 

2008

13.6%

12.3%

10.6%

14.3%

10.6%

16.0%

15.3%

2009

13.4%

12.8%

10.7%

13.0%

10.0%

15.0%

15.6%

2010

13.2%

12.3%

10.0%

12.9%

9.9%

13.9%

15.4%

人工

 

 

 

 

 

 

 

2008

11.1%

15.0%

10.5%

12.6%

7.9%

14.0%

9.7%

2009

11.7%

16.1%

11.0%

13.2%

8.2%

14.8%

10.4%

2010

12.3%

16.5%

11.6%

14.3%

8.0%

15.7%

11.0%

财务

 

 

 

 

 

 

 

2008

4.5%

4.3%

3.0%

5.0%

5.1%

8.9%

3.8%

2009

4.6%

4.2%

2.5%

5.5%

4.8%

9.9%

4.0%

2010

4.5%

4.1%

2.7%

5.3%

4.5%

9.5%

3.8%

注:成本总和不一定为100%。

  从行业来看,能源材料、机械设备和纺织服装同时面临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的双重上涨。能源材料行业两者升幅最大,分别为8.1和1.7个百分点,机械行业次之,为7.6和1.7个百分点,纺织服装为3.7和1.5个百分点。相对而言,能源材料行业的原材料成本优势快速消失,机械设备则面临原材料成本快速上升的挑战。人工成本占比最高的是纺织服装业,其2010年成本占比为16.5%,其次是能源材料业,为15.7%,而化工行业则在5个调查行业中最低,其成本占比仅为8%。

  企业人工成本的上涨主要源自职工人数的增加、熟练工人增加和工资上涨三个方面。2010年,样本企业平均职工人数为1737人,超过了2008-2009年的水平,1670人,增加约4%。期间,熟练工人的比重在总人数中的比重分别为54.4%,56.2%和56.6%,呈不断上升趋势,这种上升趋势出现在所有地区、所有制、规模的企业中。

  工资上涨是推高人工成本占比更为重要的原因。调查数据显示,2010年非熟练工人工资与2009年持平或下降的企业总数仅为14%,几乎鲜有企业出现工资下降的情况,而涨幅超过15%的样本企业接近总样本数的26%,此外有近50%的样本企业工资上涨在5-15%之间(表3)。

表3  与2009年相比,2010年非熟练工人平均工资的变化

 

上涨>20%

上涨15-20%

上涨10-15%

上涨5-10%

上涨5%

基本持平

下降5%

下降5-10%

下降>10%

总计

11.1%

14.8%

22.4%

26.5%

11.2%

13.4%

0.2%

0.2%

0.2%

省份

 

 

 

 

 

 

 

 

 

江苏

8.6%

11.4%

28.6%

36.2%

5.7%

9.5%

0.0%

0.0%

0.0%

广东

8.0%

19.3%

26.0%

22.0%

13.3%

11.3%

0.0%

0.0%

0.0%

吉林

11.8%

11.8%

16.8%

24.4%

14.3%

19.3%

0.8%

0.8%

0.0%

湖北

12.1%

13.1%

23.4%

29.0%

12.1%

10.3%

0.0%

0.0%

0.0%

四川

15.9%

16.8%

16.8%

23.4%

9.3%

16.8%

0.0%

0.0%

0.9%

行业

 

 

 

 

 

 

 

 

 

纺织服装

12.5%

25.0%

27.5%

15.0%

10.0%

10.0%

0.0%

0.0%

0.0%

电子轻工

18.5%

18.5%

20.4%

22.2%

14.8%

5.6%

0.0%

0.0%

0.0%

机械设备

8.3%

14.7%

16.5%

34.9%

13.8%

11.9%

0.0%

0.0%

0.0%

化工

7.2%

12.0%

26.5%

22.9%

12.0%

19.3%

0.0%

0.0%

0.0%

能源材料

8.6%

5.7%

20.0%

42.9%

8.6%

14.3%

0.0%

0.0%

0.0%

其他

11.9%

12.8%

22.9%

26.4%

9.7%

15.0%

0.4%

0.4%

0.4%

所有制

 

 

 

 

 

 

 

 

 

国有

4.0%

9.1%

13.1%

36.4%

15.2%

22.2%

0.0%

0.0%

0.0%

外资

6.7%

20.1%

25.4%

28.4%

11.9%

6.7%

0.0%

0.0%

0.7%

私营

15.2%

13.8%

25.7%

22.5%

10.9%

11.6%

0.0%

0.4%

0.0%

其他

12.7%

16.5%

17.7%

25.3%

6.3%

20.3%

1.3%

0.0%

0.0%

规模

 

 

 

 

 

 

 

 

 

大型

5.6%

7.0%

29.6%

36.6%

5.6%

14.1%

1.4%

0.0%

0.0%

中型

10.2%

18.7%

19.0%

27.1%

11.3%

13.4%

0.0%

0.0%

0.4%

小型

13.7%

12.4%

24.5%

22.7%

12.9%

13.3%

0.0%

0.4%

0.0%

  中西部地区非熟练工人的工资涨幅快于沿海地区。在调查企业中,四川省2010年工资上涨超过15%的比重接近三分之一,为32.7%;湖北省和吉林省也分别高达25.2%和23.6%。相比之下,广东省相同的比例虽然也高达27.3%,但工资涨幅超过20%的企业比例仅为8%,为5省最低,江苏省则只有20%的企业工资涨幅超过15%。

  按行业分是纺织服装和电子轻工业,工资上涨15%以上的工人比重都超过了37%;按所有制分时私营企业,按规模分是中小型企业。

  熟练工人工资的涨幅超过了一线工人(表4)。平均而言,熟练工人工资上涨超过15%的占样本企业的32%,而只有26%的样本企业非熟练工人工资涨幅超过15%。按区域、行业、所有制和规模分,熟练工人工资涨幅最显著的与非熟练工人的分布相同,都是中西部省份、纺织服装业、私营企业和小企业。湖北和四川分别有35.6%和40.2%的企业熟练工人平均工资涨幅超过了15%,显示中西部企业加大力度吸引工人,尤其是熟练工人。

表4  与2009年相比,2010年熟练工人平均工资的变化

 

上涨超过20%

上涨15-20%

上涨10-15%

上涨5-10%

上涨5%

基本

持平

下降5%

总计

14.5%

17.7%

21.8%

26.9%

7.3%

11.4%

0.5%

省份

 

 

 

 

 

 

 

江苏

12.4%

12.4%

22.9%

34.3%

5.7%

12.4%

0.0%

广东

10.0%

22.7%

22.7%

23.3%

9.3%

12.0%

0.0%

吉林

14.3%

13.4%

21.0%

29.4%

7.6%

13.4%

0.8%

湖北

20.6%

15.0%

20.6%

29.9%

4.7%

7.5%

1.9%

四川

16.8%

23.4%

21.5%

18.7%

8.4%

11.2%

0.0%

 

行业

 

 

 

 

 

 

 

纺织服装

21.3%

20.0%

16.3%

23.8%

6.3%

12.5%

0.0%

电子轻工

13.0%

18.5%

25.9%

29.6%

5.6%

7.4%

0.0%

机械设备

11.9%

16.5%

22.9%

31.2%

8.3%

9.2%

0.0%

化工

15.7%

18.1%

24.1%

20.5%

7.2%

13.3%

1.2%

能源材料

8.6%

22.9%

14.3%

42.9%

2.9%

8.6%

0.0%

其他

14.1%

16.3%

22.5%

25.1%

8.4%

12.8%

0.9%

所有制

 

 

 

 

 

 

 

国有

8.1%

8.1%

25.3%

32.3%

7.1%

17.2%

2.0%

外资

11.2%

18.7%

23.9%

32.8%

8.2%

5.2%

0.0%

私营

17.8%

19.9%

20.3%

22.8%

6.2%

13.0%

0.0%

其他

16.5%

20.3%

19.0%

24.1%

10.1%

8.9%

1.3%

规模

 

 

 

 

 

 

 

大型

11.3%

11.3%

29.6%

29.6%

4.2%

12.7%

1.4%

中型

12.7%

17.3%

22.5%

27.8%

8.5%

10.9%

0.4%

小型

17.6%

20.2%

18.5%

24.9%

6.9%

11.6%

0.4%

  2010年是中国人工成本上涨的转折年。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0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20759元,与2009年的18199元相比,增加了2560元,同比增长14.1%,增幅提高7.5个百分点。按我们估算的工资涨幅,非熟练工人5省平均为12.2%,熟练工人为13.5%。按熟练工人占比56.6%推算,工人工资平均涨幅为12.9%。如考虑到非工资性支出,企业实际人工成本可能高于我们的估算数。

  从抽样调查的分省数据看,中西部地区工资上涨幅度略快于沿海地区(图1),比如湖北和四川熟练工人的工资去年上涨14.4%,快于江苏和广东。这也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基本吻合,该数据显示,东、中、西和东北地区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2010年较上一年分别增长14.5%、12%、14.8%和12.9%。需要指出的是,我们的抽样调查数据表明,所调查省份2010年的工资上涨仍然明显低于同期各省名义GDP的增长速度。

图1  分地区工资上涨幅度(估算)与名义GDP增速

 
 
说明: 本图按以下比例加权平均:工资上涨20%以上按20%;15-20%按20%;10-15%按15%;5-10%按10%,0-5%按5%;基本持平按0;下降0-5%按-5%。

  综合看,工资涨幅与人工成本占比的相关关系也反映了不同行业的劳动力密集程度的相对变化。表5显示,受工资上涨影响最为明显的是纺织服装行业,工资的较快上涨带来了企业人工成本占比的提高。电子轻工和化工业的工资上升较快,但人工成本占比上升较慢,这意味着这两个行业的劳动力密集程度有所下降。同理,机械设备和能源材料行业的劳动力密集程度有上升的趋势。

表5  分行业工资与人工成本占比变化

 

工资上涨较快

工资上涨较慢

人工成本升幅较大

纺织服装

机械设备、能源材料

人工成本升幅较小

电子轻工、化工

 

调查表明,较快的工资上涨仍然难以满足企业的用工需求。样本企业平均存在9.4%的一线工人缺口,其中电子轻工业的一线工人缺口最大,高达14%。

三、休闲需求推动工资上涨

  随着人均GDP的提高,制造业工人对休闲的需求明显上升,是推动工资上涨的一个主要原因。数据显示,2008-2010年制造业工人平均每周工作天数均超过5.7天(表6)。企业所在区域和企业规模不是工人工作时间差别的原因,工人工作时间的行业差别最为显著。其中,纺织业业工人工作时间最长,为6.3天;工作时间最短的是化工行业工人,平均低于纺织业0.7天。然而,从每天工作的时间看,电子轻工业和机械设备样本企业最高。

表6  行业与工人平均工作时间(2008-2010)

 

纺织服装

电子轻工

机械设备

化工

能源材料

其他

总计

每周工作天数

 

 

 

 

 

 

2008

6.34

5.57

5.79

5.44

5.63

5.61

5.72

2009

6.32

5.57

5.83

5.41

5.60

5.59

5.71

2010

6.32

5.62

5.82

5.46

5.60

5.60

5.72

每天工作时数

 

 

 

 

 

 

2008

8.41

8.52

8.53

8.09

8.13

8.42

8.38

2009

8.43

8.56

8.46

8.08

8.24

8.42

8.38

2010

8.44

8.65

8.64

8.11

8.21

8.45

8.44

  工人对休闲需求的上升主要还不是体现在每周工作天数和每天的工作时间上,更主要的在于工人的加班意愿。2008-2010年,工人工作时间变化较小,这很可能是由于人工短缺,导致一些企业加班增加所致。而就所有样本企业的工人加班意愿看,半数以上(53%)的工人没有变化,更愿意加班和更不愿意加班的人数相当,但是,不同地域、行业、所有制和规模的样本企业存在差异(表7)。在江苏、广东和吉林,更不愿意加班的工人比重最高,而且都超过了更愿意加班的比例,但湖北和四川的情况相反。分行业看,纺织服装行业有47.5%的样本企业反映工人更不愿意加班,比重大大超过其他行业,而该行业恰恰是每周工作天数最长的。其他行业中,更愿意加班的企业比重都超过了更不愿意加班的企业占比。

表7  与两年前相比,本企业一线工人的加班意愿如何

 

更愿意加班

没有变化

更不愿意加班

总计

23.6%

53.1%

23.3%

省份

 

 

 

江苏

21.0%

52.4%

26.7%

广东

24.7%

48.7%

26.7%

吉林

17.6%

58.8%

23.5%

湖北

33.6%

44.9%

21.5%

四川

21.5%

61.7%

16.8%

行业

 

 

 

纺织服装

15.0%

37.5%

47.5%

电子轻工

29.6%

48.1%

22.2%

机械设备

32.1%

49.5%

18.3%

化工

21.7%

62.7%

15.7%

能源材料

28.6%

54.3%

17.1%

其他

21.1%

57.7%

21.1%

所有制

 

 

 

国有

18.2%

60.6%

21.2%

外资

21.6%

52.2%

26.1%

私营

24.3%

51.1%

24.6%

其他

31.6%

51.9%

16.5%

规模

 

 

 

大型

18.3%

59.2%

22.5%

中型

23.9%

52.8%

23.2%

小型

24.9%

51.5%

23.6%

四、企业的应对之策

  面对工资上涨,不少企业已经采取了应对措施,有些为短期措施,有些则属变革性的长期措施,将对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产生长远的影响。企业应对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方式包括提升管理效率、产品涨价、提升技术或购进机器设备等,而不同企业因地域、行业、所有制和规模存在不同的应对方式。

  企业要提高对工人的吸引力,仅靠增加工资还不够,企业还通过多种措施增加吸引力。这些措施包括为熟练工人提供激励机制,为外地打工者提供食宿、电视、空调等设施,为工人提供业余文体活动的设施或方便条件,目的在于稳住企业的核心力量。数据显示,超过72%的样本企业为熟练工人提供激励机制,这一选项的区域、行业、所有制和规模的差别不大,显示这是大多数企业的必要选择(表8)。此外,工人并不满足于单纯提高工资,许多工人在接受工作之前都询问住宿条件和业余生活,这也促使企业提高工人的居住待遇和生活条件,这两项措施在沿海的江苏和广东已是多数企业的选择,湖北的样本企业也重视工人的生活质量。纺织服装业由于外来务工人员比重较高,必须在提升工人生活条件方面下功夫,分别有超过61%和55%的纺织服装样本企业采取了这方面的措施。外资企业由于利润较高和企业文化等原因,也更愿意在这方面做出努力。

表8  企业如何提高对工人的吸引力?(可多选)

 

为外地打工者提供食宿及电视、空调等

为工人提供业余文体活动的设施或方便条件

为熟练工人提供激励机制

其它

总计

49.1%

45.9%

72.1%

6.8%

省份

 

 

 

 

江苏

59.0%

55.2%

63.8%

9.5%

广东

54.0%

55.3%

70.0%

6.7%

吉林

33.6%

28.6%

77.3%

4.2%

湖北

51.4%

50.5%

70.1%

6.5%

四川

47.7%

38.3%

79.4%

7.5%

行业

 

 

 

 

纺织服装

61.1%

55.6%

70.4%

7.4%

电子轻工

45.0%

43.1%

68.8%

6.4%

机械设备

36.1%

41.0%

69.9%

7.2%

化工

42.9%

37.1%

71.4%

11.4%

能源材料

48.0%

46.3%

74.9%

6.6%

其他

61.1%

55.6%

70.4%

7.4%

所有制

 

 

 

 

国有

41.4%

45.5%

75.8%

7.1%

外资

56.0%

61.9%

72.4%

5.2%

私营

48.9%

36.2%

72.5%

7.2%

其他

48.1%

53.2%

65.8%

7.6%

规模

 

 

 

 

大型

42.3%

59.2%

74.6%

9.9%

中型

54.2%

53.2%

71.1%

4.6%

小型

45.1%

33.0%

72.5%

8.6%

  为消化工资成本上涨,企业的选择包括技术升级、提高管理效率、购进机器设备和产品涨价等。数据汇总发现,更多的企业(81%)采取提升管理效率以增加产出,其中电子轻工和机械设备行业的样本企业尤其倾向这一举措,大中型企业比小型企业更加注重提升管理效率(表9)。通过提升技术或购进机器设备来减少工人数量是样本企业的第二大选择,超过42%的纺织和电子样本企业由此消化部分工资上涨。同时,40%的纺织服装和能源材料企业选择产品涨价,这一比重大大高于机械设备企业。总体而言,纺织服装样本企业的人工在成本结构中占比最高,被迫通过多种渠道来消化工资上涨。

表9  本企业如何消化工资上涨(可多选)

 

产品涨价

提升技术或购进机器设备,减少工人数量

提升管理效率,增加产出

其他

总计

29.1%

34.9%

81.0%

4.8%

省份

 

 

 

 

江苏

18.1%

39.0%

86.7%

2.9%

广东

35.3%

38.0%

83.3%

4.7%

吉林

29.4%

24.4%

71.4%

5.9%

湖北

21.5%

34.6%

84.1%

4.7%

四川

38.3%

38.3%

79.4%

5.6%

行业

 

 

 

 

纺织服装

40.0%

42.5%

72.5%

6.3%

电子轻工

25.9%

42.6%

88.9%

1.9%

机械设备

18.3%

28.4%

89.0%

3.7%

化工

25.3%

36.1%

78.3%

2.4%

能源材料

40.0%

28.6%

65.7%

8.6%

其他

30.8%

33.9%

81.5%

5.7%

所有制

 

 

 

 

国有

31.3%

31.3%

83.8%

2.0%

外资

29.1%

38.1%

86.6%

3.7%

私营

31.2%

35.9%

73.9%

4.7%

其他

19.0%

30.4%

92.4%

10.1%

规模

 

 

 

 

大型

25.4%

31.0%

87.3%

7.0%

中型

29.6%

36.6%

84.5%

3.2%

小型

29.6%

33.9%

74.7%

6.0%

  人工成本上升也加快了企业并购的步伐。企业可以通过并购来增加市场份额,提高产品定价能力和企业竞争力。在所有样本企业中,超过30%的企业观察到2010年行业出现并购,而并购更多地发生在四川省、能源材料行业、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中(表10)。2011年,企业并购的趋势不减,其中能源材料行业在2011年将可能有更多的并购发生,超过57%的能源材料企业认为2011年本行业会有很多或一些并购发生。

表10  本企业主产品所在行业的并购情况

 

2010

2011年(预计)

 

有很多并购

有一些并购

没有发生并购

不清楚

会有很多并购

会有一些并购

不会发生并购

不清楚

总计

2.7%

27.7%

39.8%

29.8%

1.7%

28.4%

25.0%

44.8%

省份

 

 

 

 

 

 

 

 

江苏

1.0%

32.4%

39.0%

27.6%

1.0%

33.3%

28.6%

37.1%

广东

0.7%

26.7%

40.0%

32.7%

0.0%

28.7%

24.7%

46.7%

吉林

3.4%

21.8%

42.9%

31.9%

2.5%

27.7%

24.4%

45.4%

湖北

2.8%

25.2%

48.6%

23.4%

1.9%

27.1%

27.1%

43.9%

四川

6.5%

33.6%

28.0%

31.8%

3.8%

25.5%

20.8%

50.0%

行业

 

 

 

 

 

 

 

 

纺织服装

1.3%

22.5%

41.3%

35.0%

1.3%

22.5%

31.3%

45.0%

电子轻工

0.0%

37.0%

35.2%

27.8%

0.0%

35.2%

22.2%

42.6%

机械设备

0.9%

22.0%

47.7%

29.4%

0.9%

23.1%

25.9%

50.0%

化工

3.6%

36.1%

32.5%

27.7%

0.0%

32.5%

20.5%

47.0%

能源材料

14.3%

40.0%

20.0%

25.7%

11.4%

45.7%

8.6%

34.3%

其他

2.6%

25.1%

42.3%

30.0%

1.8%

27.3%

27.3%

43.6%

所有制

 

 

 

 

 

 

 

 

国有

10.1%

33.3%

41.4%

15.2%

4.0%

33.3%

22.2%

40.4%

外资

0.7%

32.1%

32.1%

35.1%

0.8%

31.6%

18.8%

48.9%

私营